冰雪夕儿

【all澄】如果舅舅勾引他们

鬼衾—古棠不墓葬京城:

【相关背景/也不算背景/见下一条lof】


【说好的舅舅嘿嘿嘿】
【别太期待 肯定辣眼睛】
【emmmm食用愉快叭】



1.
咬着嘴唇注视眼前的人。
瞳孔像蒙了一层水雾。
故意露出来的锁骨泛着淡淡的粉红。
取悦别人真他妈不容易。
江澄几乎要疯了。
低低笑着的人却只是挑着他的下颌不为所动。
“阿婴...帮我...”
“叫哥哥哦”
“叫了哥哥就帮你”
“好不好呢晚吟妹妹”
“哥哥...求你...”
“好难受...快来帮我...嗯啊...”



2.
禁欲系的抹额斜在一边。
眼角微微颤动。
伸手环住近在咫尺的人的脖颈。
自觉地把白皙的肩头送到他的嘴边。
江澄面色潮红伏在男子的耳边。
“蓝湛...”
“江宗主”
“今日为何光临在下寒舍”
“蓝湛...含光君...”
“想要...抱我...”



3.
榻边唇角微扬的人抚上江澄的玉腕。
明明瞳里火焰灼灼却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强勾住对方的后颈想贴上去又被躲开。
江澄呜咽着扯掉身上最后的束缚。
冰肌雪肤染上了星星点点的红晕。
“泽芜君...”
“这是不肯帮我么...”
“晚吟这么主动”
“我蓝曦臣可是要尽地主之谊的啊”
“这可怎么办”
“蓝涣...地主之谊...”
“尽可以在我身上尽啊...”



4.
羞耻至极地挂在男人的身躯上。
被自己的温度烧得泫然若泣。
红透了的颜别过去故意不看他的脸。
胸前半露的两点红樱小巧玲珑地挺立在夜风里。
江澄感觉自己即将要晕过去了。
“这里...不要...”
“会被别人看到的...”
“啧”
“江宗主如果怕被看到”
“自然也不会来找我了不是”
“阿洋...”
“嗯啊...好深啊...”



5.
努力着把遮着他脸的团花扇子拿掉。
使不上力气跌回榻上气恼地仰起头。
不料靠上来的速度太快居然反应不过来。
唇上一热。
江澄发现男子在颤抖。
“怀桑...”
“感觉如何...”
“若是现在要了晚吟的一副清白之身”
“大哥会罚我的”
“我该怎么办”
“怀桑...听话...”
“快快进来就好...”



【先写五个其他的明天再说】
【mmp脑洞大过天际】
【舅舅我真的爱你不是黑粉!!!
舅舅饶了我吧嘤嘤嘤
【原梗lof向临临阔爱滴脑婆】
【夸我(ω)】

评论

热度(498)